WK綜合論壇, WK综合论坛

查看:1831 回復:0 發表於 2013-9-2 09:00:01
累計簽到︰1488 天
連續簽到︰10 天
發表於 2013-9-2 09:00:0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VIP精品區,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,輕松賺金幣
加入VIP,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,超級棒

[短篇] 新灯草和尚之液体丈夫【完】 [複製鏈接]

第一幕遭雷电变小和尚,二女媾和吃残羹
2 h* V8 Q/ h; g; x- ~* x8 K/ I  都怪自己跟一帮阿狗阿猫(猪朋狗友)打了赌,赌国家队是否能赢球,但是还是输了,第二天如约把头剃光。
; V! P( R# u/ {5 h: d  下午黑云密布,看天要下雨,自己赶紧赶回家,谁知道一个晴天霹雳,经过的地方变压器冒着火花,一阵强风,自己变得轻飘飘的,在眩晕中失去知觉。
' A+ s! H1 M5 h* d$ O: M3 H  苏醒的时候,发现自己贴在窗户边,窗外大雨滂沱,室内是温柔的灯光,电视开着。我往上看了一下,天呀,窗户顶端高高在上,像摩天大楼那么高。是不是自己来到了巨人国?但是客厅里的电视明显播着本市的新闻。可这也不是我的家呀。往下看,深不见底,一滴雨滴飘打在我身上,差点就把我打下窗户,心里直哆嗦。看见窗户预留的缝隙,我赶紧爬进窗户里面,顺着窗帘,慢慢下到地板。客厅里没有人,我惊魂未定靠在沙发脚下,喘气着。
( y. r" j+ K2 C- b  心平静下来,仔细听着新闻,说的是本地一个变压器被雷电打中,起火,幸好没有人员伤亡的消息,就是附近居民停电。我想起这不是我住的那片区域吗?看来我是被风吹到这个地方,看来雷电也把我身体里的细胞击穿,大难不死呀,问题就是自己变小了。走霉运呀。
$ h( C4 f2 i# C7 i9 P& x  厨房里传来做饭的声音,我走了很久才到厨房门口,看见一个主妇在切菜。我往上看,一个高大无比的女人,巨大的裙子才到她的膝盖,她弯下腰把炉火调小我才看清。原来是本市有名的女作家----林柔筠。我想起来了,我还看过她的书,但是没有谋面。据说她是个很低调的人,很少在公众露面,我以前在网上查了她的名字,偶尔才有她的一幅图片,是参加作家研讨会的集体照,很漂亮,气质高雅,体态丰腴,穿衣很讲究,也很合体。% D7 W* }2 H# n+ {
  我忍不住看了她的裙子下面,黑忽忽的,厨房强烈的灯光偶尔照在她的大腿根部,隐约可以看见她下体。居然穿的是丁字裤,巨大的阴部中间一条线带紧紧贴着她的下体。想不到这个女人倒是外柔内烈的货。
$ |. S& N2 h# G2 x. _  “吉娜,吉娜,怎么还不回来?”她喃喃自语。看她的样子好像是在等一个女的,厨房飘着食物的香味,我才知道自己饿了,狗日的,中午才吃了一点粥。; _# r! f. h- C
  突然,听到房门钥匙孔有转动的声音,有人回来了。我赶忙跑到饭桌下面,躲在角落里。女人脱下高跟鞋,换上脱鞋。厨房的柔筠迎了出来,两人拥抱在一起,嘴巴亲吻着。想不到,这个林柔筠居然是同性恋,那个女人就是吉娜吧。
6 b+ b; `/ z7 d  d4 ~  “累了吧,来,洗手吃饭。”柔娇拉着吉娜进了厨房。吉娜去洗手,柔筠开始把饭菜端了出来。1 i9 D/ t! _- K3 W  F9 |: D
  两人面对面吃起饭,有说有笑,我在下面就难受了,又饥又饿。她们开叉着腿,吉娜内裤是红色透明,可能是月经来了,里面垫着一张巨大的卫生巾,卫生巾背面透着新鲜的血液颜色。大腿穿着黑色半透明的高腰丝袜,小腿的轮廓透出健康,迸实的肉。突然,吉娜的右腿抬起伸直,脚拇指伸入到柔筠的下体,当脚拇指触碰到柔筠的阴部,柔筠把腿夹住她的腿,挑动中,柔筠的碗里掉下几粒米饭。天助我也,晚饭有着落了。但是我不敢马上捡起。
; q; m; F+ q8 |) |  “坏死了,好好吃饭。别弄了。”柔筠娇柔的笑。
- q$ d3 U. _2 ]1 F$ w0 e% u  我在下面着实难熬,她们的咀嚼声,让我直骂娘。# [) r5 R; S4 |8 g0 P4 c0 s: }5 ?
  好不容易这两人吃完饭,收拾好一切,到了客厅坐了起来,我才走到饭粒跟前,才三粒,不管它三七二十一,拿起就吃起来,因为人小,她们听不见我的举动。$ F/ v) B7 u3 x9 I; s. z
  三粒米饭吃不饱的,只是暂时打法了肚子。冰箱旁边有一箱红牛,我想走过去打开来喝,但是站着的身体才有红牛的罐子那么高,狗日的,平常老子鸡巴勃起都比这个高一倍多,看来这辈子真的要在这里度过了。0 B( j% I& E( M- m& O6 U
  “吉娜,今天工作还顺利吗?”柔筠问吉娜。* o# \1 t& S; G+ Z! y! p, `$ b
  “哎,这个月的奖金要泡汤了,小江把数据弄错了,公司损失了一笔不小的钱。”吉娜好像有些无奈,“今天老总找我说要开了小江,但是我力保她,毕竟小江是个很上进的员工,慢慢混到主任也不容易,况且我也有责任,谁叫我为了另外一个项目,没有仔细检查。”
$ V1 T% o6 @% D6 J. P  趁着她们谈话,我慢慢地走在墙角边听她们言语。6 q/ I0 t' g5 y2 h, V0 J4 H- k
  “还是我的吉娜够义气,有胆。小江有你这样的上司是她的福。”我看见柔筠搂住吉娜,在她额头上亲吻了起来。! W( |8 z) f! v7 b
  “我去开红酒,今晚我们庆祝一下。”柔筠起身。0 j2 y3 r  R* c) x0 K0 {# H
  我听到她要开酒,赶忙又跑到饭桌下躲了起来。; y* f, ]5 ~4 B( ]# r' G
  柔筠走了过来,拉开冰箱,里面存了好几支酒。看来女人力气还是小一些,开了蛮久才打开。其实我现在力气更小,如果现在有一只蟑螂出现在我面前,我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干掉它。
% s% F* O* h& v3 ^' `  两人在沙发上开始慢慢喝起,我又困又饿,眼睛发困,慢慢地在饭桌下的地板上打起盹。
) I3 x* T& B3 M* Z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被一阵声音吵醒。听见房间里传出女人喘息的呻吟声。我慢慢走到发出声音的那个房间,门没有关,我看见两个女人裸露着身体纠缠在一起。. t+ t6 C. _; c  i% @$ ]
  吉娜把手伸入柔筠的下体摸索着,而柔筠则在吉娜的胸部搓揉着。我走到窗子边,顺着窗帘慢慢爬上去,爬到上面花了我不少的力气,站稳了,我推开一点窗帘布,看着那两个尤物在床上媾和。' ~) s. U* D6 b. ^
  从我的视线,两人纠缠在床上,裸露着像两座大山。被她们压着的床就是大地,被两个亘古蛮荒的巨人蹂躏,床凹下一整块,然后复弹起。6 q) ~; ]9 \, @
  她们先来一翻热吻,然后柔筠分开双脚把那神秘的私处暴露在吉娜的手掌掌控之内。吉娜把右手伸入柔筠的下体,上面的嘴唇忘情地跟柔筠热吻,柔筠则紧紧抱着吉娜,手不停地游荡在吉娜的洁白娇媚的背部。吉娜的手在她的阴部上游动,中指和食指慢慢扣入柔筠阴道中,手指她的里面搅动着,柔筠被她的手指功力带动着,呼吸加重。
! I2 L6 o5 a5 m! J7 K  柔筠在吉娜的攻势下,身体开始呓语,她嘴唇轻轻地咬住吉娜的上唇,嘴巴的吸吮是想要把吉娜的上唇要吸入她的嘴巴。两个尤物在床上纠缠着,我看着下体都开始了兴奋,但是往下看,鸡巴像苍蝇一点大,翘起来也不过凸出去一些而已,真该死呀。吉娜在柔筠的阴道中挑动了许久,她拉出她的手指,我看见指尖到指根都是闪闪亮亮的液体,粘稠粘稠的,也就是女人下体激情时流出的淫液。吉娜把手指放到柔筠嘴里,柔筠忘情的吸吮吉娜的手指,吃着自己的淫水。
% _4 g5 ]5 R6 v, y' l+ s9 {3 s  柔筠吸吮完手指上面的液体,慢慢移到吉娜下体,张开她双腿,准备用嘴巴舔弄吉娜的阴部,但是吉娜有点怕羞,用手掌遮掩她的阴部,想抗拒柔筠的嘴巴吸吮,“筠,下面脏,经血怪脏的。”吉娜在担心自己的月经。& W* C- ]+ O% d# i, a  Z1 W
  “不管,我就要你的月经,就要你的经血。”柔筠说完,嘴巴就贴了上去,拉开吉娜的手。& l4 q8 o( V5 a
  “床单会脏的。”吉娜还是不愿。
- w& G, N* B, y* E1 `  P  “床单背面是防水的,不怕。”柔筠继续。1 |$ B; n6 V  |& h% S$ E! v
  吉娜拗不过柔筠,整个阴部暴露在柔筠面前。柔筠真个嘴唇吸吮起来,吸吮着吉娜肥美的阴唇,同时舌头也不闲着,有时在吉娜的阴道舔弄。吉娜被柔筠这样的举动,身体开始抖动,大腿有时想要夹住柔筠的头部,但又怕夹疼柔筠。她是双手用力按住柔筠的头,让柔筠的嘴巴更加有力的吸吮自己的阴部。我看着吉娜柔软的嘴唇张开,发出“哦哦哦”“啊啊啊”的声音,我自己也忍不住单手握着自己的鸡巴,虽然是那么的小,但是恨不得飞进她的阴道,在她的阴道里翻江倒海。
/ s5 c5 X8 t2 }4 W4 n/ }6 D7 q  柔筠双手抱着吉娜的大腿,嘴唇在吉娜的阴唇上不断磨擦,上面的吉娜露出舒服情欲火焰,脸部通红,巨大的乳房,不断地抖动,如果我现在在她乳房上,我想肯定被摔下来。柔筠在下面的舔弄,自己也有了满足感,看她是那样的专注,那样的热情,那样的忘情吸吮,我自己都有些痴了。
$ W' Q* P7 e& [7 g, ^& Z5 C. S  不一会,吉娜便被柔筠弄得高潮迭起,手抓着床单,扭着身体,大声的呻吟。我向天祈祷,给我恢复身体吧,我要满足这两个尤物,但是祈祷是徒劳的。0 B+ {9 I; }1 M. \" y0 ]
  柔筠起身,嘴角满是红红白白的液体,上面既是吉娜的经血,也是吉娜的淫液,柔筠的唾液。她凑了上去,跟吉娜又一阵热吻,这时候的吉娜,在激情的催动下,也吃起自己的经血,自己的蜜汁,好淫荡的场面。9 v4 [( L. h8 U
  两人改变了策略,面对面,张开自己的双腿,我这才仔细看到两人的阴部,都是那样的饱满。吉娜的阴唇没有外露,但在刚才的舌交下,紧窄的阴道轻微的张开,内里是鲜粉红色的,好像已经熟透了的水蜜桃加红心萝卜。柔筠的阴道很特别,阴唇向着两边努力的张开,像粉红色的蔷薇花,花瓣张力十足。两人面对面,开始有手自慰自己的下体,两人都不说话,我想她们传递的呻吟声就是最好的证明。一阵子,两人的阴道口开始湿润,柔筠流出了白色一样液体,吉娜则是经血布满了她的下体,大腿根部,菊花蕾上,阴道口,手指上都是红红的液体,我想这就是新鲜的经血。/ m) F/ W9 ~* p9 g% t' q% d
  房间里弥漫着淫荡的液体味道,腥臊,血腥。我在窗户边上看地滋滋有味。两人兴奋自慰着,嘴唇自舔起来。两人又变换了姿势,开始阴部对着阴部摩挲起来,一刻钟后,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,柔筠同时在吉娜的乳头上舐着,吉娜高潮着一面摆动着身体上下的起伏,最后两人一同起伏,慢慢地入睡。" r! h, j  j' u! Z: y' U/ u4 d
  看着她们睡熟,我赶紧下来,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小心翼翼地沿着垂下的床单一角,慢慢地爬上了床。柔筠平躺着,吉娜侧身抱着她。我慢慢靠近柔筠,不发出声音,口舌干燥,欲火难耐,但是肚子更饿。我颠簸颠簸走到柔筠半合拢的大腿根部,看着淫洞口还残留着她激情流出的液体,其中有一滴在她的菊花蕾上,我顾不了许多,小嘴吸吮这液滴,是那样的腥臊,咸浓。有了淫液中的盐分,我开始觉得身体有了些力气,干脆爬上了她的菊花蕾。
. O9 _3 c9 R5 A. W  因为身体轻巧,熟睡中的柔筠没有苏醒,我在她的巨大阴门中舔干残余的液体,但是感觉不够,于是头钻入了她的阴道,里面潮湿,热络。当整个身体进了进去,里面顿时变得黑暗,感觉她的阴道壁肉想一面墙,却是那样的柔软,我顾不了许多,在她的肉壁上吸吮了起来。那个感觉就像是养蜂人刮开蜂巢,蜂巢壁上满是欲滴的蜂蜜,而自己就是蜜蜂,在上面忘情地吸吞甜美的蜂蜜。因为黑,不敢太深入,但是只是吃个半饱,当我准备退出她的阴道,稍微用了一些力,睡梦中的柔筠的阴道颤动了一下,两边的肉差点要夹住我。好险。4 V2 X3 I9 N3 q/ P/ X# J+ O1 _
  如法炮制,我爬上了吉娜的大腿根部,因为她是侧身睡,一只腿搭在柔筠上面,要不我没有福气了。吉娜下体因为是经血干涸的原因,爬上去不是很困难,阴道口发出的气息是那样的血腥,那样的腥臊,居然不带上夜用卫生巾。她的液体里有经血的成分,吃起来是那样的让人躁动不安,让人热血沸腾,有一股冲动要出去寻滋打架,但是和在淫液里,也是很好吃。吃饱了,欲望也下了,我下来,慢慢走到床头,跳到床头,拉下两张纸巾,我把纸巾摊开,抓着两边的角,跳了下来,像伞人,但是还是有些摔疼了脚,没有叫,过一阵就恢复了。
% G2 ~+ j; @8 T7 _5 i( W. Z  我把其中的纸巾迭起,当枕头,另外的迭成两层,当被子。抱起衣服,努力地走到沙发地下,开始睡觉。9 j) ?" K1 l, |: k: f
  第二幕乾坤倒置斗蟑螂,三寸丈夫弄娇丽. N& Q8 R' P7 T9 A* T. r, t/ p
  第二天,睡梦中的我被她们两人吵醒。看样子吉娜要去上班,两人在浴室里洗漱一番,我不敢再去窥视,白天光线强,容易暴露。/ L- X  k9 n9 D9 {* h2 ^1 L8 l8 r
  一会,两人出来擦弄身体。& J$ B% k# B4 s( ]0 h& N
  “昨晚我睡梦中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屄里有个东西在舔我的肉,舔弄了一会,就出来了。”柔筠说道。看来昨晚我的行为还是对她造成了某些潜意识里的萌动。' d+ D; c; j9 h' p5 L% Q8 p
  “可不是吗?我也觉得,但是好舒服,我以为是你把手指伸入,所以就没有制止。也许我在做梦也不一定。”吉娜擦干身体,又热烈的拥抱柔筠。两人进了房间,吉娜开着柜门,可能是在穿衣服。
* l8 q2 E3 n/ ]) n  \* ~  吉娜修理一番,然后准备去上班。4 Y4 J. ^, v2 i! J* E+ U
  吉娜在柔筠嘴唇上吻了一下。“筠,我去上班了,你给我好好呆着。今晚是周末,我可要好好享用你,呵呵。”. U: W/ N# h) V( A
  “真是个荡女,我等你哟。”柔筠放开吉娜的手。
: Q/ r$ P4 }, t8 H" P& ?3 x  E5 G  然后我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。
( I6 C6 W* E# S# S& U: i  柔筠烤了面包,喝了牛奶,让我在沙发底下真不是滋味。肚子有开始闹革命,我站起身,穿好衣服。把纸巾叠好,这可是我的新家当。突然,角落里的闪光吸引了我,我走过去,原来在角落里躺着一根大头针,我捡起来。趁着柔筠在厨房里吃东西,我赶紧到饭桌下,看看有没有残余的饭粒,但是找了一遍,什么都没有,看来我是要饿肚子了。
3 k* O" f4 i8 `, m( ]  i  “蟑螂?”女人尖叫,她跑出了厨房,在客厅里拿起杀虫剂就往厨房。+ g! u( @3 |2 w% C8 V% Q
  “该死的蟑螂,让你欺负人。”看来女人跟蟑螂都是有仇的。
9 V. |4 V+ k& l6 j  她喷了一会,却让我倒霉了。一只蟑螂在驱除下居然飞到饭桌下,真实冤家路窄。它鼓动着眼睛,看见眼前是一个那么小的人,于是把身上的气要发在我的身上。它准备扑过来,我拿起大头针就迎了上去,我的大头针可是发挥了威力。它不敢近身。但是我没有吃东西,体力很快被消耗。看着它的那么多的脚,那样的耀武扬威。我气喘吁吁,当看着它张开翅膀准备新一轮攻击时,我脱口而出,“奶奶的,完蛋了。”: A& N" H8 a& b9 u( ]$ f5 A5 F
  也许我的尖叫声惊动了柔筠,她寻着声迹走到了饭桌。她的脚步声把蟑螂吓住了,我赶紧用大头针刺入了它的嘴巴,嘴巴而入,大概刺到了它的肚子,它挣扎着,我想它不久就会一命呜呼。: v5 F7 g* F7 B0 @
  “狗日的,死了吧,欺负我,哈哈哈。”我得意起来,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得意,却被柔筠发现了。
4 R7 c6 }' a6 z8 C0 S  她看着地上被大头针刺死的蟑螂,看着地板上这么一个小人。8 N; x9 k7 v; ]6 [- D0 ]
  “啊。”她惊叫起来,于是我马上跑。但是她的动作更快,拇指和食指就把我捏了起来。
1 \& I6 I& a( n( Q" H# j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她疑惑道。
, F' Q, A" }: t  M& y/ t  她捏着我的衣服,我就这样被吊着。2 w" A; J7 u' I
  “放我下来。”我挣扎到。
1 P3 ?8 X- L0 R7 `  “哈哈哈,居然是个小人。好有趣呀。”她的疑惑变成了惊喜。9 C& }$ L" b$ G  q
  “快放我下来,我快憋死了。”我叫到。' X) }: |( y: w2 V( `) W5 @
  她把我放在饭桌上,坐下,抱着手,头脑衬在手臂上。
* G* {/ D( a9 C  “你是人是妖?”3 }# n, g5 ^5 H, J9 h* Z; Y
  “你才是妖呢,我是人。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3 G8 d( M+ j& W, T, q- v- y# z3 n  “你说你不是妖,哪为什么那么小。”她又开始疑惑。$ a( ^0 A6 W+ u/ l( ?% d! o& ?( U
  于是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她,但是她们俩在床上的事情没有托出。
3 L# r. p6 i0 d  “好可怜呀,你叫什么?做什么的?”她问。/ d/ q4 ]9 V  Q6 i3 _8 Y
  “我叫夏禹晨,市四中的体育老师。”我把我的身份亮出。( R% p+ ?. P+ y; I- Q- P
  “那昨天到现在,肚子饿吗?”她关心的问我。
$ ^3 W6 n( M/ i4 x& [8 f' |5 y  “谁说不饿,我都可以吞下一匹马。”我是饿的,但也不是她认为的那样,因为昨晚吃了她的淫水,这个可不能告诉她。
7 Y; ^$ @# \, x2 B+ n6 z  “我那里还剩下一片面包,还有半杯牛奶,你要不要?”
! l. j9 i2 l9 |& a  “谢谢姐姐,我都快饿得不行了。”我叫她姐姐。' a* j! q, f5 [9 c/ z3 }
  她赶紧到厨房拿出面包和牛奶,放到我的跟前,我于是低下头开始吃起来,但是没有水,渴死我了。她看见我渴,准备拿杯子喂我,但是洒了我一身。! h7 j3 U- U! _
  “对不起,我去调羹。”她又转身回厨房找调羹。7 {. U/ b& n3 p( o* f& J
  在她的喂食下,我终于饱了。6 q8 V7 i2 ~/ x7 j' o6 }
  我吃饱好,坐在饭桌上,她看着我。两人交谈了起来,我说我很喜欢她写的书,而且有她一整套的书。- K9 A: B% c: b% O
  “我不信,你一个体育老师怎么可能喜欢看我写的这些无聊的东西呢?”她疑惑的问。( ^& F! c' E- J
  于是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她。我虽然是体育生,但是要考试的。最好的科目却是语文,高考的是时候语文还是全校第二名。我把我藏有她的书的书目告诉了她,她才相信我说的话。
  M7 c( b% L4 ~; J  同时我还把我看过的书告诉她,最喜欢的是马尔萨斯的《百年孤独》、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。/ E" W7 y1 ?. F, `; h
  “是吗?我也是最喜欢马尔萨斯。”她开始有些兴奋。两人娓娓道出自己喜欢的文学作品。
& O+ K: i8 i" d: A9 v0 U  “刚才对不起,把你弄了一身的奶。”说到奶字,她脸上有些发烧。“我帮洗衣服。”
1 C- M; M$ W' R1 E' h. M! H) ~4 u9 e" w  “不用了,你在水槽里放些水我自己洗。”
  u" v1 q! G+ Z7 A, a. T  她转身到水槽里放了一些水。' f3 C6 K! F# A0 g! \+ s! N6 R
  回来准备要提起我,“不行,刚才你这样弄,我差点憋气了。”1 H+ m  S* o3 x: U5 r
  “对不起,要不你走上我的手,我棒着你去水槽。”她伸出手,于是我爬到她柔软肉厚的手心。
: V) j  S! j2 B  她把我轻轻放到水槽里,水刚好漫过我的腰部上面。我准备脱衣服,“你不许看。”
1 w& q- _1 `) o* P% d  她“呵呵”地笑到,但是就是不走开,感觉格列佛游记里的格列佛,而我就是小人国里的小人,我是没有奈何她。
, y$ M8 [/ W0 ~( o' m( o4 {) [  看就让她看,反正她的下体我是看过了,算是一报还一报。我脱下衣服,在水槽里洗起了衣服。但是没有适合我的毛巾,身体只能用手搓。2 w- ~2 X0 v  h1 `2 \
  她离开厨房,我以为她开始了害羞。她回来时,拿着一小片柔软的面状物,当是我的毛巾。
- S5 {& |" ~+ ~9 `1 J1 J/ e1 [0 w, Z  “啊,这个毛巾是什么做的?”我好奇问。" t) y/ k: I2 T- W) u# P
  “卫生巾面料网状物。”她回答。
' w( K! i/ V. e+ n, ]4 x  “啊?你还真是有创意。”我有些赞赏她。% i+ V& c. v* N: ]1 u3 R# [
  我洗好。她把我提起来,低下头看着我,看着我的下体,“哈哈哈,下面的东西好小。”
4 G+ G: S; I. M" i  “现在当然小了,要是平常的话……”我卖了关子,同时也抗议她的不小心嘲笑。
5 b- B8 |% G0 L. }9 P3 }% `  “要是平常的话会怎样?”她有些挑衅。" C" Z1 J0 d8 y
  “要是平常的话,我会肏得你很舒服。”说到肏这个字,我自己都脸红了。
0 f+ d: d9 Z/ I" o  “没羞,你现在是小小的一个人儿。还豪气呢。”她把我棒在手心,扯了一张纸巾给让我自己擦拭。8 e7 G( ^" m  @0 V
  她用电吹风把我的衣服吹干了,给我穿上。3 o2 x7 e- C1 i  r; V
  她又把棒到她梳妆台,两人又开始交谈。无非是我的一些经历,也有她的经历。
0 l5 d' O# }5 X# N& k5 C5 }  “我问你,昨晚我睡着了你是不是在我阴道里捣弄。”狗日的,她还是醒悟了过来。. o) b( r" f) Y* E
  “对不起,当时真的是饿了。”我万分抱歉。
  W( F% c+ L+ p# D( S' J! a2 k  “这麽说,我跟吉娜在床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?”她紧追不舍。
$ U# M* X8 Z3 ]" K  这个节骨眼,我还能怎么样,一五一十就把我知道的事情跟她说了。- t+ n/ C- N# ?; _
  “夏禹晨,你好色呀。”她倒没有什么,“居然吃我们女人阴户的水,好淫荡。”' o# b% q3 m: U2 ~) F; @  D
  “谁让我当时饿得慌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”我满脸通红的解释到。% O9 i. N6 ^- e0 q# a
  “你呀,就是一个灯草和尚。”她微笑。* ?4 K+ k/ ?8 b3 o: b4 M
  灯草和尚我是知道的,谁让我打赌又输了,现在是上面一个光头,下面一个小光头。
2 ^# ~, Y) G" y5 s! H3 z  “灯草和尚就是吃女人的阴精过活。”她解释道。这个我岂是不知。% l7 I7 `# [- X/ h  n3 b0 s( E
  “想不想再吃我的津液。”她的大胆也许是《灯草和尚》的启发,但是也带着好奇。( P9 a! A9 D9 s8 h4 H7 @7 w
  “想,问题是……”我支吾着。+ k9 g1 \& h& X& c" R
  “问题是什么?”她询问。
% M! S7 m! m1 @4 i& O  “就是你里面太黑了,我看不见。”我解释。
0 i- V) Q# c$ R1 G) R  她拉开抽屉,拿出一个光纤的东西。天哪,这个女人好厉害。我除下衣物。
* T6 X) U* V: y( D  她棒着我,自己躺在床上,双腿张开,把光纤插入她的阴道里,然后把我放入阴门,慢慢推我进去。这时候,我终于看见了她里面的构造在光纤的光亮中。, g1 Z( t# D: P0 d! l
  她的肉壁上满是褶皱,但是棱角分明,虽然是褶皱,但是却是很柔软,肉红色的肉壁,上面是那样的粘滑,我走到她的子宫口,看着子宫口,就像是下水道尽头的出水口,子宫上的肉是那样的坚韧,却富有弹性。我跪着,用嘴唇在她的子宫口上吸吮了起来,上面还有些粘液,甚是好吃,虽然有些腥臊,但不时很浓。阴道里是那样的炎热,那样的湿滑,肉壁上的粘液的味道让我的下体鸡巴高高翘起。
8 F; i; U; q7 n' M+ H  我在她的阴道里开始翻江倒海,一个转身,一个筋斗,反正什么动作都做了,舌尖不时地舔着她的肉壁,她的子宫口。因为这样的行为,让她性情激动,身体开始有了感觉,在光纤的灯照中,我看见她的阴道肉壁慢慢渗出液体,慢慢地流到她的阴道里。同时她的身体语言告诉我,她开始呻吟了,因为我动作让她兴奋起来。
5 K% W5 B* [! @: o  我伸出手,把手伸进她的子宫口,但是深不到底,我的手臂和手指在她子宫口内,挖弄着,也许是子宫壁里慢慢扣弄着,我的双脚感觉她的阴道是那样的柔软,阴道壁里涌出的液体差点就把我淹没在里面。她有了快感,子宫口里涌出淫液,像是水喉喷射出来,我用口接住,同时身体淹没在她的淫水里,黏黏糊糊,我在这片胶状物里尽情徜徉。; ^, k: k# V: g" f; u3 G
  她阴道不断蠕动着,有时候甚至要把我夹死在里面,但是知道我的身躯狭小,她又忍住。这些液体是那样的腥臊,那样的咸味,我的鸡巴高高翘起,像是柱子,一会顶她的肉壁,一会曲下身顶她的子宫。最后我忍不住,把精液射到她的宽阔的子宫口里,虽然才是那么一些,但现实中绝对是那样的浓厚,那样的粘稠,那样的多。
. I* V, Y1 ^% g) `# @% T  当我的双腿开始伸出,自己是那样的无力。她轻轻地用手把我拉出,放在枕头上,看着我全身布满了她的液体,黏黏的,闪闪亮亮。她用她的舌头开始在我身上舔弄了起来,舌尖轻轻的撩动我的龟头,虽然龟头是那样的小,在她的新一轮挑动下,我残余的精液射到她的舌头,虽然也是不多,但是她卷起舌头全部吞入嘴巴咽了下去。
" |- V3 g, ?" t% h8 @( n4 r  她也是高潮,当她把我放到她的巨大胸脯上,我趴在上面,嘴巴吸吮着她的乳头,很是享受。1 y! J8 M7 ]3 u" Y/ p) t, ]/ Z
  “小人儿,小老公。刚才你在我里面把我弄舒服了。谢谢你。”她还是有些气喘。& `7 z% }; x  i/ ~8 K" M. V
  “你里面的水太棒了,我吃饱了。不好意思,我把精液也射在你的子宫里面,对不起。”我有些惭愧,因为怕她是同性恋不喜欢这口。
: l! A- Q3 L$ ^# W0 f# k/ j  “我喜欢还来不及呢。”她巨大的嘴唇在我头上轻轻吻了一下。+ a% P- |1 G) b1 p9 J) B
  “我想睡一下,你呢?你睡那里。”她问我。5 P" {0 _: m+ S5 ?0 v7 v
  “我想睡着你里面。”我得寸进尺。
' t9 m; O: u3 B! p  但是她没有说什么,轻轻地棒起我,放入到她的阴道里。于是我头靠在她的阴道肉壁里,慢慢睡着了。我知道她的身体不动,说明她也睡去了。4 w+ w7 G, \8 l. N/ B( P
  回笼觉一个小时结束,她起来,坐到电脑旁,她的阴部贴着椅子上,把我弄醒了。我在里面伸着懒腰,脚碰到她的肉壁。
6 G5 ^  B) U* x% }8 E  “小肉人,坏死了。”我想我动作让她阴户酥麻了一下,肉壁蠕动了一下。“出来吧,我要写东西了。”于是我伸出大光头,努力地爬了出来,而她伸手,手背跟地板平行,把我轻轻捧着。/ D+ L" t2 i- n) _7 b6 d$ |/ w
  “你在里面不方便,要是你又在里面捣乱,我就不能安心写东西。”她微笑着,在我的脸上舔了一下。“好骚呀。”  u( C$ z; t( c
  “骚,还不是你的水。”我得意。. V. [; [7 o1 L+ e! d4 U" U- }
  “现在怎么处置你呢?放你下地,要是房间真有老鼠的话,你这个小肉人就会被老鼠吃掉。”她想着怎么安排我。“这样吧,我躺在你乳房上。”我提议。; a2 @* \. m: I7 R6 _* m7 |2 K
  她想了想,觉得这主意还不错,她系上胸罩,也不到她那里弄来一片胸垫,置在胸罩里,但是让胸垫凸起,方便我在上面休息。
; H' H0 E- T6 X5 h, x6 e; }  “可不准你舔我的乳头。乳头被你舔的话,我注意力就不集中了。”她轻轻地把我放在她丰满的乳房上。" Q& _6 I, R$ ]- D! l
  她高耸乳房是那样的温暖,因为是夏天,同时她体温传递到我身体,我在上面暖烘烘的,感觉她的乳房传出乳香味,虽然不是乳汁的味道,还真是好闻。
, Z0 }3 C0 }9 Y; U3 h) M! z  我站起,靠在胸垫上,看她在电脑上敲敲打打。
9 o( P0 V. x' i( H- W  “有个错别字。”我提醒她。
/ `2 v3 }# Q5 ^' V) V0 O2 I  “是呀,我太粗心了。还好你帮忙。”但是我不想太打扰她的思绪。0 Y% ?; v  Q5 @3 B
  看她完成一个小节,她伸起双臂放松,这样她的乳房更加凸起,更加圆润,更加丰满。她停了一下,我就把我看见的问题跟她说,她修改了几个字,同时把字里行间的遗漏补了上去。) b# n3 m7 W+ H! b. G, D  A9 ?0 O
  “真是个好肉人,赏一个。”我知道她的意思,于是,我嘴巴吸吮着她的大乳头。当我准备继续吸吮时,她制止了。, S" F2 H! D. R, Q5 x- b& m
  “别吸了,再吸我下面又来水了。”她娇艳,乳房有些起伏,“走,我们去看看电视。”! ?# V5 i4 w, r) H5 ~! _
  她背靠沙发,我就站着。看了一会电视,因为站着脚酸,我就躺在她的乳房上。慢慢地听着电视传来的声音,居然睡着了。
$ k- E7 v7 }. I% d) ^  “起来,小淫虫,吃午饭。”她弄好了午餐。
% I( ]2 p1 W$ x5 o( f  “我不是很饿,要不你再给吃点淫水。”我使坏。
( t5 i; }/ O8 U( t" d- V  “不行,你钻进去,就无法无天。”她撕下一下片牛肉末,塞到她的乳房,我双手接着,吃了起来。
! N' H3 |" {1 v; t  我在她的乳房上,感觉真是舒服,情愿一辈子不下来。/ e, L7 l. W# s
  “我要帮你做个床。”她走进了房间,把纸巾盒里的纸巾都抽出来。
; D; k* Y7 |/ }; N4 V" ~  “你想用什么做垫被?”她问我。“不能用棉花,这天太热了。”我跟她说。
" B, N& a% y, z. @7 ^/ J! h$ e* q5 i  “让我想想。嗯……,有了。”她打开床头柜子,拿出两片卫生巾,撕下包装,摊开。塞到纸盒里,平摊。她把我放到纸盒里,“怎么样,还好吧。”
. u0 O, u. K5 l- C9 R" y: H  我躺在上面,卫生巾网状面孔洞的,增加了空气流动,睡着上面的确蛮舒服。! [( Y* Z% q2 n4 ]0 k) b
  “就还差一个枕头。”
* |6 E9 l  p& w% ~0 M+ c" m. q. G5 m5 `  “我要两个,一个是睡觉抱着用。”我嚷求。% ^  y- D, Q! ^' V( u9 [9 {
  “知道了,你花样还挺多的。”她笑着,若有所思,一会,再打开抽屉。拿出了两片卫生护垫,撕开,用剪刀把两头剪掉,然后在里面塞了棉花,塞得鼓鼓的,刚好做枕头,利用卫生护垫背面的贴层,贴在卫生巾的一头。床就算是做好了,问题睡觉抱着的枕头,背面的贴纸没有撕下来,如果我睡觉的时候不小心自己就被沾住了。
4 o( F! O" z+ L5 A7 X$ D  “要不要帮你买个芭比娃娃?”她逗趣我  |6 G" ^6 r  c" n% T& U# a
  “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?”我抗议。+ D! Y$ }7 W4 \, Q: _
  “哦,还怕丑。我想去购物,你去不去?”她问我,我当然想去了,问题自己那么小,不知道要把我放在什么地方。
4 |& O0 r, r' e( o, e5 L8 U  “我去卫生间,你等一下。”她说完就去了卫生间。* Q* d6 J) @4 v9 ]
  她回来,“好了,把你放到我阴道中,你可不能在里面有造次。”说完,把我放到她的阴道中。也许是刚才尿尿的原因,残留了一些在阴道边上无法擦拭去,里面既有尿骚的味道,还有淫水的味道。
7 ^+ B" [: B, [4 F  “怕你跌下来,我穿上丁字裤。”她穿起丁字裤,薄薄的面料很透气。我继续躺在里面,头朝外,虽然她站起,我的胸膛贴着遮住阴部的料子,同时双手垂下,靠在丁字裤上,双腿插在她的阴道里,还挺稳当。
) {' S8 K2 j- b4 O  她买了好多东西,有零食,有香烟,一大堆卫生用品,夜用,防疏漏,卫生护垫,卫生棉条,还买了菜。
  o, P; K' Q" U  回到家,她把东西放好。9 W: h9 o. ~9 q5 c8 f
  “刚才购物,你在我里面,走路浑身不自在的。”她坐在沙发上,低下头看她的下体。
. O8 U/ g* r2 I; Y1 D4 \9 d  “我也一样,抱着你的丁字裤,感觉像是荡秋千。”% R0 G: M8 B; z/ D" j- y. @/ E
  “我要去上卫生间,你出来吧。”; k/ s) _5 G6 B
  “不,我要看你尿尿。”我还没有看过女人尿尿是什么样子的。! H; x, x0 X) L
  “真是个坏东西。”
8 ]7 ~( D4 a) g  到了马桶,她解下裤子,我抓着她的两片肉,才不至于掉下。我趴在她的阴门口,看着阴门上的那个尿道口,不一会,一股液体飞射出来,像巨大的瀑布飞流三千尺。我的头差点被冲刷,马上隐入阴道里面。
2 n0 Y) ]) H; W$ ^  她系上内裤。我又钻出头,屁股贴着她的内裤,我把手伸入她的尿道,在尿道口里不断挖动。
1 `5 O$ s4 E; w  “小肉人,坏死了。好痒呀。”她开始有了反应。
  g" m$ T& r+ u/ k+ ?" n2 q5 x: d  右手在她的尿道里不断挖弄,左手抓着她的阴蒂,在她阴蒂上不断骚弄。
: }+ x4 u1 ]8 ~/ x  她开始呻吟,“啊啊”,“好舒服,尿尿地方好痒呀。”9 g% z4 C  A( J4 Y4 Q5 h; t
  我扭动屁股,双腿进进出出她的阴道,脚趾感受她阴道肉壁的温暖,湿润。有时在她的肉上,重重的咬,她的身体不断抖动。- R0 z- X* b2 ~: k# j
  “小肉人,服你了,我的屄好痒。”我看她动情,自己的下体也勃起,虽然是那么小,但是全身贴在她的阴门里,我忍不住用自己的鸡巴插入她的尿道。5 M) s: w8 u  d( I* ^6 v
  头朝下,嘴巴在她阴门里吸吮,挖弄,鸡巴却插入她的尿道。( R8 ~" c" Q5 Q# ]# Z) b+ H
  她躺在沙发上,她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身体颤抖着,屁股一颠一颠,我在上面既能享受她的身体传递在阴门的抖动,同时鸡巴在她的尿道口进进出出,很是舒服。她的下面开始流出液体,但是我不敢喝太多,肚子容易饱。她的阴门口的淫水,非常的骚,非常的咸。我呼吸她阴门传来的气息,让我的鸡巴更加火热,虽然比牙签大,但是她的尿道深不见底。插弄了一下,我就爬入她的阴道中,鸡巴贴着她的子宫口,也开始了抽插。
3 o2 {, u7 {/ O% B* e- e6 F6 x9 G, u  她里面热烘烘,是那样的潮湿,滋润。淫水从肉壁上渗透出来,子宫口里开始分泌粘滑的液体,我想这是女人为了保护男人精子而产生的粘液。我停下来,用嘴巴吃了一口。很滑腻,但是不骚,有股很特别的味道,甚是好吃。吃了几口,我的鸡巴继续插她的子宫口。
0 p1 u: _$ \' ^8 `  她在上面的嘴巴发出激情的声音,“哦哦啊啊哟哟”,呻吟声是那样的淫荡,从身体上传递到我的耳朵,我听了她的呻吟声,很是受用,扭动屁股,双手使劲抱着她的宫颈肉,鸡巴却是加快进攻。
' W9 Z6 |2 v* f4 q4 `/ N! r  她的子宫口里的水慢慢变多,润滑着整个鸡巴,龟头被她的子宫夹紧,一张一合,龟头酥麻。持续了十分多钟,感觉她高潮来了,子宫口射出一股粘液,差点就把我冲开,可是我的双手使劲抓着宫颈肉,脚下虽然不是很稳,因为大量的粘液没过的膝盖。9 V+ S2 Q, s+ f: @& O2 y
  在她里面虽然不能直身,我的身体就像是趴在上面,下体的鸡巴就像是抽插着大地一样。约莫五分钟,我鸡巴龟头一阵酥麻,精关把持不住,精液喷射到她的子宫里面。我的嘴巴紧紧咬着她的肉,她的下体被我的动作弄懵了,阴道肉壁上顿时又渗出大量的淫液。子宫口在我的抓咬下,一股液体也喷射出来,她又一次高潮,高潮的粘液把我冲出了阴门。
) b; t, k& h0 l# y  ^( s% C. |  她棒起我,在我身体上舔弄起来,把我身体沾满她的液体舔干净。“小肉人儿,又吃我的屄,好舒服。”
/ @4 ?7 A0 Q& m: f. ]  “每天都让你这样,我会虚脱的。这叫弹尽人亡。”她气喘吁吁,把我放到她的胸口,我在她的乳房躺起,的确是累了,花费了我多少的体力和精力。她侧躺着,在高潮中也睡去了。
! f5 _, ], C0 Y( G, Q% z  约莫过了几个小时,她醒了。小手指挑动我的下体,“小坏蛋,起来咯,做饭。吉娜今晚回来吃饭。”
2 T, D6 z& ?9 o  “要是今晚你还有体力,我也让你享受她。对了,昨天你也钻进她的屄,她的屄好吃吗?”她淫荡的笑。
: v5 I0 m; Q7 D# a; h) _  “好吃,就是月经血太血腥了,昨晚差点就想咬她的肉。”我把我的感受说了出来。
; R% J! j; x9 R$ F  第三幕游园惊梦话情事,享用屄水成丈夫
' ~* q2 ]+ m. a' n  “小坏蛋,吃了女人的津液还吃了女人的月水,你享福了。”她边说边走进厨房。她开始在厨房操弄,炒菜的时候油烟味把我呛直咳嗽。做好了三分之二的时候,吉娜回来了。她迎了出去,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,两个乳房贴着,让我喘不过气来,“啊,我要死了。”
2 a1 k3 n$ k2 o) H$ R: |  “谁?谁在叫唤?”吉娜警惕起来。
9 D+ X, M# ]7 n( p" O7 D  F  “我的美人,是我的胸口里的小人。”柔筠解释,然后拉开胸口,让吉娜看了。
. u; |! _; o, ?& b" R5 I6 w$ F; E  “妖怪。”吉娜大惊失色。
& d7 E- \3 I# o$ E$ i' v+ `  柔筠拉着她,“美人,我跟你说。”她把我的遭遇说了起来。
/ M7 d* a) S* B6 @. O7 ~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她听了柔筠的解释,开始恢复。
- a' Q3 S( \  j' ]  她轻轻棒我起来,放在手心,“好可爱呀,真不愧是灯草和尚。”( _# N" Q, x' o" d  Z( Q" ~0 b
  “你跟他聊聊,我就准备好了。”柔筠放下吉娜的手,走进了厨房。2 v. ]$ u; w: Q% i
  吉娜坐在沙发上,把包包歇下。
1 M* ~* o, P# Y7 ?  “好可怜的人,痛苦吗?”吉娜问我。
' P9 p& U1 Y$ a4 f% i  “是很痛苦,但是也还好。”我很无奈。
8 O: l; C% u6 R& W- G* ^& i9 W  “这样吧,以后你就跟着我们,我们两个照顾你。”吉娜在我头上吻了一下。
" O' z% F' M7 _3 w- G  “对了,昨晚在我阴户里捣弄的应该是你吧。”看来她也不笨。% X: g+ o8 A6 d2 ]
  “昨晚我太饿了,看见你们两人磨牙后睡着了,我钻进你的阴户,吃你的经血和淫水。”我不好意思的回答。
6 n" F7 r6 Z; z5 P0 |6 X$ P9 \5 `  “真是个坏和尚。我的水好吃吗?”她也很淫荡的问。4 B- D/ q  ^% H2 w" v3 c$ r9 `& k5 ~
  “好吃,就是你的经血,很血腥,差点让咬了你的肉。”$ d. s& n4 h8 v- m6 p5 b- o) k( J
  “是吗?想不想我的血味。”她把放到她的下体,拉开她的内裤,让我跌落在她的内裤上。内裤贴着一片好大的卫生巾,上面渗透了她的血液,饱饱满满,女人特有的经期味道扑鼻。其中阴道口的位置上有血液块,黏黏稠稠,甚是滑腻。
% q( U& B3 O) D. V' l" G: O  “美人别闹了,吃饭吧。”柔筠拉着吉娜的手,来到饭桌。- ^7 R2 _) l# y4 [3 [
  吉娜把我放到饭桌上。她吃的时候没有忘记喂给我几粒饭粒,柔筠则是用刀把切下的肉末递给我,不时的用长勺调羹喂我喝汤。我感谢她们,跑到盛菜的盘里,抱起菜放到她们的碗里。' v0 n- N* S4 q* M) p
  “好乖的人儿。”柔筠赞美。8 [1 F; U+ H/ p: v/ T3 Q' N3 Z
  吃完饭,收拾完毕。两人出去散步,吉娜把我放到她的乳房上,她乳房也是那样的柔软,那样的圆润。她的乳罩夹住我,我在她的乳头上趴着。两人有说有笑,说着见闻轶事。我在吉娜的胸部上不时地搓揉着,两天没有刮的胡子刮在她的肉上,“这个小东西,好坏呀。”吉娜微笑。
# g9 F% W0 d" p& L; I/ L  两人来到开放的公园,她们坐在小亭,欣赏着夜色,灯光璀璨,湖水银波,夏天的晚上是多么的惬意。
5 g2 {4 B0 k7 |3 y/ m" I0 \& h7 |  “小老公,你在我的美人屄里射了精液,有什么感觉?”吉娜低下头问我。
1 T2 J% ~2 v9 O9 N6 `8 p+ h  “她的子宫口夹着我鸡巴好紧,尿道口是个好玩的地方。就是她高潮的时候子宫口冲出的水差点让我窒息。”
6 E4 b" E$ u! I! T. c  “还说呢,今天给他弄了,现在心里还有余悸。”柔筠说。; h  F% D7 ~: w% z
  “小淫虫,今晚我给你钻我的阴门,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吉娜挑逗我。“哈哈哈,说大话,今晚我就要你的子宫。”我抗议,嘴巴咬着她的乳头。
: ~, ^+ M% P; D5 F  “真是坏死了,怕你了。“吉娜笑呵呵。
" S- K+ a& N& K) O" U  她们两人散步了一个半小时,无非谈些轶闻趣事。同时也挑逗我,让我也参与。$ o! J" V4 j; M& u0 x6 F3 p
  (待续,如狼友们喜欢,便发全。)

回復樓主 親!! 現在是淩晨!妳失眠啦?餓啦?通宵加班?還是想WK啦?

 分享同時學會感恩,一句感謝的話語,就是最大的支持!  歡迎交流討論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c重要聲明: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,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、立場及版權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 由於本論壇受到「即時上載言論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,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「真實性、立場及版權」等問題,請聯絡我們:[email protected]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(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)| SiteMap[網站地圖]

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